每月輕經典每月輕經典

【點閱數:556】

作者介紹:

  老王,並不姓王,只因取一個真實姓氏的名字使她很有安全感。感覺上隔壁老王是一個擁有一間文具雜貨店……然後閒暇的時候可以喝喝茶、下下棋那種,好像有點小積蓄、很平凡的隔壁叔叔這樣的。

  四月生的她是高雄人,輔仁大學會計系畢業。短期的在萬美街郵局當過櫃台人員,後來到了萬美街的伊甸活泉之家。喜歡的繪本是《野貓軍團咖哩飯》,《我是守護貓,我柔軟專注地陪伴病人》。

 

資料來源

改寫自「《房子》繪本出版計畫——願我們在需要的時候,都能勇敢放手」集資網頁資料

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giving-up-the-life-or-something-else

 

 

 

短文寫作:

  新聞媒體為了提高閱聽率,時常利用聳動的標題吸引讀者注意。以下6則標題為不同網路媒體對超商的店員因勸導顧客戴口罩,卻被暴力相向的社會事件所訂定的。請在閱讀之後,挑出個人印象較深刻的標題,辨析這個印象是正向或負向的感受,說明原因,並就此經驗闡述新聞媒體標題如何影響閱聽者的感受或想法。(文長不限)

(A)挖眼男引恐慌 屏縣府:暴力精神病患出院將通知警方列管

(B)精神暴力病患成社區隱憂 衛福部、精神科醫師:長效針劑應有幫助

(C)針對超商挖眼暴力 醫界:司法調查前勿污名化精神患者

(D)屏東精障男挖眼案「遺憾了然後呢」?王婉諭籲精神衛生法速修法

(E)屏東挖眼精障男是累犯 鄉民包車陳情「別再回來」

(F)屏東男挖眼傷人案引眾怒 台灣司法精神醫學會籲法、警、社、醫合作

 

教學文章由馬公高中 林麗芬老師提供

老師評語

  房子,是個人起居坐臥的私密空間,乘裝的不只是具體的物與人,更置放多少不為人知的心事。就像歸有光的項脊軒,寄寓自己在少年時期想名揚天下的胸懷,思念祖母與對母親的孺慕,以及成年後,與妻子喁喁私語的恩愛。中年之後,他為自己的房子寫下〈項脊軒志〉,記錄曾經的一切。讀〈項脊軒志〉等於翻閱歸有光前半生的心情。

  而吳爾芙在《一間自己的房間》(A Room of One’s Own)寫道「……五百英鎊的年薪象徵沉思的力量,門上的鎖意味著獨立思考的能力……。」也可以看到「房子(間)」對人的重要性。不分性別,不論時代,「房子(間)」都是一個人最重要的空間,不論是生活的支持或心靈的富足。

  但「房子(間)」對繪本《房子》的作者老王又意謂著什麼呢?書中的主角是一隻兔子,她的母親出國工作時,交待她要好好照顧一棟房子。正當兔子想進入房子時,卻出現巨大的藍色怪物「毛毛」,它威脅兔子,若不好好清潔房子就要把她咬到流血。於是兔子只好日夜不停的打掃,不知過了多久,她終於把房子打掃得亮晶晶。可是她因為不想再弄髒,所以不敢在廚房煮飯,也不敢用洗衣機,只能吃速食和手洗衣服,最終把自己累垮了。當兔子向媽媽哭訴時,媽媽只是冷冷地叫她繼續打掃,甚至特別強調地板一定要很乾淨,兔子只得再開啟下一輪的打掃。她覺得地板縫裡有東西,抹布擦不到,於是用手指一直挖一直挖,挖到手指流血,甚至把地板都挖穿了!兔子由地板的裂隙跌進深谷裡,被岩石剌穿身軀,渾身是血的她,孤單的躺在黝黑的深谷裡,直到很久很久之後,才有人來救她——原來是曾照顧過她的熊太太。後來,渾身是傷的兔子離開這棟房子,她把房子托付給熊太太。當她看到熊太太一家人在這房子裡幸福生活的樣子,好像自己也得到了一點點幸福。

  原來,房子對作者而言,是「自己認為很重要,必須好好照顧,但其實是會壓迫自己的東西。

  作者透過繪畫與自己的痛苦連結,攤開自己精神疾病的經驗,她希望透過這本書傳遞努力活下的勇氣,讓這股勇氣產生陪伴的力量,靜靜的支持有同樣痛苦的人。作者工作的地方是「活泉之家」,這個單位在十四年前「因為不接受一個人被診斷有精神疾病後,這一生就被當作『病人』的身份來對待,開始嘗試運作一種非醫療思維的互動模式。」,2020年曾舉辦「精神病人的房間」展覽,四個展區分別傳達了污名化、不被理解的生存方式、患者內在的心理風景以及生活裡的各種困境。在這些展區中,參觀者體會被污名化的感受,了解患者用盡心力的活著,但總是難以突破生活中重重的誤解。透過這個展覽,也讓更多相同困境的人被同理,利用這個機會表達自己的感受。

  在募資的文案裡,有幾句話特別打動筆者當你談病的時候,他就是一個區隔,但是你在談生命經驗的時候,他其實跟我們一樣。生命的樣貌各有不同,其實本質是一樣的,但人們常會因呈現的樣貌不同,做出明顯的區隔。尤其在精神疾病患者觸犯法律時,報章雜誌及各式媒體的報導,多半集中在觸法者是精神疾病患者,社會大眾對這類事件的關注會聚焦於觸法者的狀態,而非事件本身,於是討論的方向就偏移到對精神疾病患者的恐懼與管制。如果讀者能由本書了解這些人的困境,也許就能產生某種程度的同理;如果不能,至少在有特殊事件發生,想拿起鍵盤發聲以前,可以多思量一會兒:自己究是因理解而發言,試圖解決問題;或是為情緒發聲,只想解決發生問題的人。

  透過本書,身受精神疾病之苦,不由自主的心理及身體狀態,或可稍見端倪。作者藉由兔子和她的房子,展現了強迫症的行為和心理狀態,作者說:「畫出來之後,我現在敢去看,還有講出口了。」、「即使感到羞恥,也是我真實的樣子。」募資的文案還有一句特別打動筆者的話「這個世界缺少的是在痛苦或失敗裡活下來的故事,而不是正確與成功。」如果我能不再仰望成玏,能學會去擁抱失敗,是不是就能少一點點自責,多一些些自我肯定?

更多輕經典回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