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學天地自學天地

【點閱數:663】

清—郁永河—北投硫穴記—我在學校旅行

導覽

郁永河〈北投硫穴記〉記錄前往硫穴探勘的路程。文中巧妙運用「層遞法」點明方向、距離和所見景物,說明步步靠近硫穴的行程;此外,也大量採用「感官摹寫」,讓景物如在眼前,讀者彷彿親見親聞,隨著郁永河一同走過數百年前的臺灣,寫出他的發現與感想。請練習這樣的寫作手法,寫出自己生活中的觀察、感受和體悟。

內容

  轉東行半里,入茅棘中,勁茅高丈餘,兩手排之,側體而入,炎日薄茅上,暑氣蒸鬱,覺悶甚。草下一徑,逶迤僅容蛇伏。顧君濟勝有具,與導人行,輒前;余與從者後,五步之內,已各不相見,慮或相失,各聽呼應聲為近遠。

  約行二三里,渡兩小溪,皆而涉。復入深林中,林木蓊翳,大小不可辨名;老藤纏結其上,若虯龍環繞,風過葉落,有大如掌者。又有巨木裂土而出,兩葉始蘗,已大十圍,導人謂楠也。楠之始生,已具全體,歲久則堅,終不加大,蓋與竹筍同理。樹上禽聲萬態,耳所創聞,目不得視其狀。涼風襲肌,幾忘炎暑。

  復越峻坡五六,值大溪,溪廣四五丈,水潺潺巉石間,與石皆作藍靛色,導人謂此水源出硫穴下,是沸泉也;余以一指試之,猶熱甚,扶杖躡巉石渡。更進二三里,林木忽斷,始見前山。又陟一小巔,覺履底漸熱,視草色萎黃無生意;望前山半麓,白氣縷縷,如山雲乍吐,搖曳青嶂間,導人指曰:『是硫穴也』。風至,硫氣甚惡。

  更進半里,草木不生,地熱如炙;左右兩山多巨石,為硫氣所觸,剝蝕如粉。白氣五十餘道,皆從地底騰激而出,沸珠噴濺,出地尺許。余攬衣即穴旁視之,聞怒雷震蕩地底,而驚濤與沸鼎聲間之;地復岌岌欲動,令人心悸。

  二百多年前,法國人薩米耶・德梅斯特(Xavier de Maistre, 1763-1852)因為跟人決鬥,被判軟禁家中六星期。無所事事,他決定在家中旅行,房間中的床鋪、鏡子,成為他仔細參詳的景點,他還設定了旅行路線,闖蕩到世上最遙遠的角落,就是他房間的窗邊,遙望眾生,寫成了《我在房間中旅行》一書,成為「旅行日誌」中的奇葩。

  由於文化與時空的隔閡,這本書不算易讀,但「家中旅行」的心法,值得學習。例如,不要輕視一張床。那時代,家中的床見證一個人的生與死,凝望晨曦灑落的床單,如人世間不住變幻的舞台,一張床「上演有趣的場面、可笑的鬧劇與驚慄的悲劇。床是堆滿花朵的搖藍、是愛的王座、是墓冢。」

  也不要忽視家中的一塊鏡,凝望一下鏡中人,鏡子真實地反映「鏡中人青春的玫瑰與歲月的皺紋,鏡子不會逢迎,也沒有讒言」;凝望鏡子,作者也想起了人們照鏡的樣子,自憐、自戀,「乃牛頓以來最強大的折射力量」,鏡子反映着歲月的煙塵,比家中任何油畫更要有意思。

  作者重讀抽屉裏的舊信,回想逝去的舊友;觀賞書架裏的藏書,變身時空旅人,翱翔於古人的幻想世界,思緒飛騰,擺脫囚籠;六星期隔離過去,捨不得旅程結束。

  瘟疫蔓延時,在家中旅行,安全省錢,還可以流浪幾個月。(改寫自區家麟〈在家中旅行〉)

 

  甲、乙文都和旅行有關,甲文運用層遞法以及大量的摹寫,描述親身見聞與感受,乙文則提及尋常景物所引發之感懷。請運用甲文中的層遞及摹寫手法,並結合乙文從景物中體會人生省思或啟示的概念,以「我在學校旅行」為題,自行設定在學校校園中的旅行路線和目的地,寫一篇文章抒發你的觀察和體悟。文長限400字以內(至多19行)。

 

教學設計由錦和高中  黃至渝老師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