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673】

十月推薦選登──陰晴時雨,時晴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年十月份推薦作品

國立霧峰農工99學年度曙光文藝季

短篇小說類  第三名 

園藝二  黃稚婷

《 陰晴時雨,時晴 》

  七月的天空陰鬱晦澀,落在窗沿的雨滴滴答答作響。

  好不容易介紹完一巡的婆婆嬸嬸阿姨舅舅姨丈,姨婆把一個十來歲的男孩子推來我面前,男孩眨巴眨巴的望著我,俐落的黑色短髮和乾淨的臉蛋看上去給人舒服的感覺。

  「有希,來,跟妳的小表弟打聲招呼,在這裡你們兩個年紀最接近哦。」用拙劣的國文發音開口,姨婆拉住少年的手向我示好,不曉得這是她第幾次找我和人握手,我有些無奈,拍上少年的手心敷衍了事。

  原本少年呆呆的表情突然間浮現笑容,他熱切的回握我的手,上下晃了晃。

  「你好,我叫林俊彥,是最近新加入的成員。」

  我不太懂他的招呼用語,偏過頭去失禮的「啊?」了一聲。

  俊彥只是瞇著眼笑了笑,沒有回答。

  益發不懂的我用納悶的目光望向原本話一直很多的姨婆,想不到她抿了一下嘴角,揮揮手表示不想明說。

  足有六坪大的客廳裡來了許多親戚,本吃著瓜子有說有笑的阿姨和嬸嬸也都不說話了,彷彿是我勾起不愉快的話題似的,她們看我一眼,又低下頭去默默嗑瓜子。

  因為這樣開始感到不高興的我在這場根本不必要的歡迎會中偶爾陪笑,和年紀大的長輩問好,盡量發揮該有的後輩風範,免得讓人竊竊私語:「原來都市來的小孩都這麼沒禮貌」云云。

  林俊彥在打完招呼後人就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反正我也不介意,呆呆坐在位置上聽長輩們講古。

  整間客廳明明人聲鼎沸,我卻一點也不因熱鬧而高興,比起喧鬧,我更希望在我來到這裡的時候全世界誰都不要歡迎我,能多安靜就多安靜,最好是形同陌路,這樣我反而落得輕鬆。

  遠從台北下鄉到台灣最南端的屏東,我可不是吃飽撐著閒在暑假期間來外公外婆家度假的──而是在成年前必須一直待在這。

  父母離異在雙薪家庭是很常見的事情,忙於工作的父母親當然沒有空照顧小孩,母親在公司聽一大堆假好心的同事勸告還是把女兒寄放在外婆家才能得到完善的照顧等等,真是讓人受夠的社會主義,放牛吃草和群體豢養又沒有誰比較優劣。

  總之,我來到一個連電腦和網際網絡都沒有、一走出家門是魚塭而不是統一超商的異鄉,在滿二十歲前想離開是絕對不可能,現在我不過十七歲,還要三年。

  三年耶。

  我要認著這些姨婆姨公阿姨姨丈嬸嬸婆婆……到我成年為止,一想到這,我的嘴巴不自覺翹得更高了。

  「有希。」外婆突然轉過身握住我的手,他們好像挺喜歡握著手講話的,她臉上的皺紋上還帶著老人斑,雖然不會害怕卻感到挺陌生的,畢竟一年和外婆見不到幾次面:「嘟價俊彥欸代誌,你嗯謀在意。」

  夾雜著台語發音的中文讓我一下子聽不懂外婆在說什麼,解讀半晌才理解她是叫我別太在意剛才的事。

  「哦,阿嬤,謀啦,哇謀在意。」帶著一口破台語,我笑笑的回應她。

  「其實俊彥伊系拎姨婆欸兒子領養來欸啦,所以伊是最近搬過來住的,啊嗯共伊金乖哦,會幫忙厝咧欸代誌。」外婆拍著我的手背,有些感慨的說(雖然我幾乎都聽不懂),偶爾點個頭回應她,眼神不時瞄向牆上的時鐘,指針指著九點。

  到底什麼時後才要結束啊,這鬼聚會。我咕噥著。

  彷彿待在另一個國家似的聽著眾人欸來欸去,台語這種語言聽起來怎麼這麼麻煩,語尾助詞還真不少,我聽到有些脫力,只希望聚會能立刻結束。

                                                         

  想不到昨晚的聚會一直到晚上十二點才結束,不曉得昨天是怎麼活過來的我早上醒來時看見陌生的天花板,微微嘆了一口氣。

  赤著腳走下床時才發覺地板的濕氣好重,弄得腳底板涼涼癢癢的。

  正值梅雨季節的時候,窗外雨滴發出淅淅瀝瀝的聲響,我穿上愛迪達的紅色運動外套,拎著盥洗用具想先刷個牙洗把臉。

  才剛走出錯綜複雜的隔間,大廳裡的早晨卻早已經到來了。

  看上去朝氣十足的嬸嬸跟我打招呼,手裡拿著漁網的他們嘴裡聊著昨晚也說過的話題,好似待會兒要去魚塭工作是多麼值得驕傲的事,臉上帶著自信的光采。

  經過熱心的姨婆指路我順利的找到廁所,算不上精緻的廁所和淋浴間是分開的,洗手台則設置在廁所和浴室中間的牆上,洗衣機突兀的放在浴室旁邊的溝上。

  在我來之前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

  頭髮睡得有些亂,林俊彥呆站在洗手台前刷牙,牙刷和牙齒碰觸時有唰唰唰的聲音,像是大水流過湍急的河流一樣。

  乖乖站在林俊彥身後排隊的我打了個哈欠,昨晚實在太折騰人,恐怕睡個七小時還不夠。

  「嚕安。」從鏡子發現後方站著的人,林俊彥頂著一頭亂髮,邊刷牙邊對我打招呼。

  點個頭向他示意,坦白說經歷昨天的事件我對這表弟不禁有些反感。

  看我站在那不動,林俊彥停下刷牙的動作,指個洗手台說:「妳也可以一起用啊?」

  「哦,謝謝。」淡淡頷首,站到洗手台旁一角,轉開水龍頭洗杯子、牙刷。

  他刷他的牙、我洗我的臉,就這樣我倆一直沒有交談,雖然覺得有點尷尬但找話題這種事太麻煩我才不幹。

  「有希,妳待會有空嗎?」突然開口的林俊彥把牙刷和杯子放到浴室的架子上,告訴我也能放在架子上就不用帶來帶去。

  被他嚇了一跳,我下意識的點了頭(針對牙刷可以放架子這件事)。

  林俊彥滿意的笑了起來,露出兩排白牙,我當下不明白他為什麼笑,跟我說牙刷可以放架子有這麼開心嗎?還傻傻的我慢條斯理的洗完臉,把杯子牙刷洗面乳通通放到架子上,剛轉過身就被蠢蠢欲動的林俊彥拖著跑。

  幾乎還來不及釐清什麼事,撐一把大傘,拉著我的手一路跑向魚塭的林俊彥笑得很開懷。

  

                      欲覽全文及老師評語,請下載檔案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