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3,824】

記憶裡的好滋味(竹東高中 曾○萱)

內容

題目:記憶裡的好滋味

學校:國立竹東高中

班級:310

姓名:曾○萱

指導老師:國立竹東高中林君儀老師

一、題目

甲、

  這樣和父親在夜晚的市場口吃麵的機會有好多次。昏黃的光裸燈泡下,小麵攤冒著白煙和香氣,一碗香噴噴的清湯麵,漂浮著一、兩片白肉,以及那一顆大如拳頭,軟嫩柔美的滷貢丸,合起來成為我童年最美麗的回憶。                                                                   ( 節錄自詹宏志〈夜市〉)

乙、

  如果我們懷念一個地方,譬如說我懷念新竹,是因為那裡的城隍廟,因為城隍廟廟口的夜市,因為夜市的貢丸和米粉。就是在這個世界許許多多的角落裡,你會懷念幾個小小的市鎮,小小的一些街道,可能因為那個市鎮那些街道裡,有你非常懷念的一些小吃。

  我特別說小吃,因為我一直覺得好像記憶裡面,你真正眷戀的並不是那些很貴的山珍海味或大飯店裡奇特的菜餚,而是一些在偏僻的巷弄裡的小吃,為什麼是小吃?我後來在想,可不可能因為那些小吃裡有人用他一生或者好幾代的時間,把心血全放進去了,所以我們會覺得他把那碗擔仔麵煮好,裡面有一種認真。我覺得,這就是食物美學理讓我感動的部分。

  當我沖一杯茶給朋友喝時,我會跟他解释:這是最好的大吉嶺紅茶,要用幾度的溫水,可以加入其他何種味覺,然後能達到何種效果。譬如說有一段時間我喜歡在紅茶裡放一片新摘下來的薄荷葉子,那是薄荷的嫩芽,放進燙水裡會跟茶香混合成為另外一種清淡的味覺。

  這朋友可能上了一天班非常疲累,或者今天被上司削了一頓,心情有一點不好。可是他坐在你的窗口,你給他泡了这杯茶,他可以感覺到這杯茶裡包含關心。所以我常常覺得最好的關心有時候不一定是語言,而是一種味覺上的照顧。

(節錄自蔣勳《料理一道生命菜餚〉)

 

請回答下列問題:

  當我們想到飲食,便會有味覺的記憶浮現心頭,可以是嘴裡的酸甜苦辣,可以是心裡的回憶惦念,甚至是真實與想像所交織的情味。生活中是否有令你感動的滋味?請以記憶裡的好滋味為題,撰文一篇,文長不限。(占25分)

(出處:校內第二次模擬考作文題目)

 

二、審題建議

  「食物原本只是填飽肚皮的媒介,然而在摻入情感後,便發酵成一生難忘的經驗。」味覺的記憶常是真實與想像交織的情味,因此在書寫飲食文學或美食好滋味,最重要的是情感的抒發與記憶過往滋味的交融;而對於一道佳餚美味的烹調及料理過程描敘亦不可少,濃墨重彩才有可觀之處;藉由菜餚的色香味進入作者精神殿堂,才能勾引讀者閱讀興味。

  質言之,寫作飲食文學除描摹菜餚必須有情感寄託,而抽象情感亦必藉由名菜美食傳達,情物合一,記敘抒情兼融,方為上乘,此為寫作重點亦所盼!

 

三、作品選登

    記憶裡的好滋味

  時光如梭,在這進步飛快的世代許多懷舊的氣味都被埋藏起來,藏於巷弄間的佳餚、三合院中飄出的飯香,都隨著時代的翻修被遺忘。而當一棟棟的高樓相繼立起,華麗的珍饈成為現代人外出飲食的選擇,而記憶中那一抹屬於家中飯桌上的香氣也顯得更加獨特。

  從有記憶以起我就知道家中的餐桌與其他人不一樣,有別於大家想像中清淡的菜色,我們家的餐桌上永遠存在著一抹標誌性的「紅」。因家母是浙江溫州人,所以口味即使嫁來台灣也依舊沒有改變,五菜一湯,永遠會有兩道菜甚至以上是有辣的,因此我們三姊妹從小就訓練了一身異於常人的「辣功」,而酸辣土豆絲則是我們最忘卻不了的回憶。

  還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在母親燒菜時興奮的去找她,卻被廚房裡的嗆辣威脅著跑出來的身影,後來不死心的我拿著一條小手絹,將自己鼻口捂緊後又再次走了進去,當下年幼的我覺得火燒著油鍋是一件非常有趣的景象,母親自己也看出我們的好奇,一邊翻炒一邊耐心的跟我說起這道菜的淵源。原來母親年幼時也曾和我一樣,在外婆煮飯時嘰嘰喳喳的圍繞在她身邊,因此這道菜是外婆手把手傳授給母親的。母親彷彿想到外婆的身影,似呢喃般一步步說著炒土豆絲的程序。一開始將馬鈴薯切成絲狀、泡水瀝出澱粉後備至一旁,接著將辣椒、青蔥、鹹肉下去翻炒至半熟後撈起,然後倒油,這是最重要的一步,油不能太少;緊接將之前的備料全部下鍋快炒至土豆絲的顏色不再透明時倒入白醋,悶上三分鐘,最後撈起,呈現出金黃的油光色澤、聞起來飄香四溢那便大功告成。那又酸又辣氣味在接觸舌尖的那瞬間刺激我的味蕾,頓時令我食慾大開、食指大動。

  酸辣土豆絲放在如今餐廳中可能是極家常一道菜,但對於母親和我來說這不但是一種情感的聯繫,更是美味佳餚的代名詞。而不凡的那道菜餚,更是我們心底深處最溫暖記憶。

 

【老師講評】

  作者娓娓道來家中餐桌永遠有一抹辣椒紅,那標誌著母親的愛,也描述出母親的思鄉及傳家菜—酸辣土豆絲。此菜嗆辣酸猛且色澤鮮豔,令人一嚐即舌尖難忘。藉由這道菜聯繫了母女及祖孫之情,充滿情感與美味的交織,令人感動。作者不炫采、不煽情,平直述來,記敘兼抒情,情感辭采掌握得宜,一揮而就、不枝不蔓,是一篇好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