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命題 寫作命題

【點閱數:11,014】

110年一月份國寫測驗命題與佳作講評-情意題(竹東高中 簡丞佐老師)

內容

  這個月初我開始正式成為實習醫生,由於成績優異,我被分配到腦科權威陳醫師的門診,陳醫師對於身為小學弟的我還算客氣,聊了會母校的趣事後,遞給我一份病歷,是一位罹患腦癌的胡小姐。他說:「這位胡小姐已經進入第三期,如果採用我們團隊目前正在研究的實驗性療程,對於研究會很有幫助,如果臨床實驗成功減緩癌細胞生長,發表時我們將寫下醫學史上新的一頁。」對一位菜鳥醫生來說,這可是百年難逢的機會呀!

  當天進入病房,我赫然發現患者竟然是我的高中老師!還記得她教學認真且嚴格,我曾經有份作業被她打了不及格,對於學業優異的我而言,那真是高中難忘的恥辱。但如今我身為專業醫生,自然不能因為這些過往而影響治療,我親切地詢問胡老師今天感覺如何,她無力的表示食慾不振、頭腦昏沉,很不舒服,看著胡老師憔悴的臉,似乎並沒有認出我來。我向胡老師說明陳醫師建議的實驗性療程,並告知她相關的副作用,最後胡老師決定接受。我向陳醫師回報後,我們都感到非常高興,並且期待這個療程能夠證明我們的研究成功。

  經歷第一個療程後,癌細胞似乎控制住了,但胡老師在化療的副作用下臉色並沒有比較好,反而更差。某天下午我到病房公式化地詢問她的狀況,胡老師難得多問了一句「當你的病人憂鬱沮喪時,你會怎麼辦?」我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裝作沒聽到。離開病房前,我悄聲地問了她,記不記得高中時給我不及格這件事?她沒有回答。

  療程進入最後階段,癌細胞狀況符合研究團隊的期待,眼看即將大功告成,胡老師的身體卻每況愈下,護理長告訴陳醫師,患者已簽署放棄急救聲明書,但醫療團隊仍努力維繫她的生命,畢竟,患者是研究成功與否的關鍵呀!只是,今天下午病情再次告危,陳醫師為了研究成果準備加以急救,然而在護理長重申胡老師不願急救的意願後,患者就這麼走了。回到病房,我看到胡老師桌上有張紙條,上面寫著英國詩人的詩:

  死亡,你不必驕狂

  雖然人們稱你為強大而且可怕,

  但你並不是那樣,

  在短暫的睡眠之後,人們永遠甦醒

  死亡就不再了,死亡,你定要死

(改寫自電影《心靈病房》)

閱讀上文,回答下列問題。

  面對自己可能即將到來的死亡,並非每個人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更多的時候,是憤怒焦慮又或者絕望而痛苦的。請你想像自己是文中接受這段實驗性療程的患者,參考原文情境與陳述,以「一位臨終病患的自白」為題,完整描述病中心情,文長500字為限。(25分)

 

測驗目標:情意的感受抒發能力
【命題動機】
  引文改寫自電影「心靈病房」,情境聚焦於醫病關係及臨終關懷,希望學生在閱讀本文後,能依據情境換位思考,進而從「醫療研究」、「生命價值」等面向進行多元價值之思考。

  依題目要求,本題須以胡小姐的第一人稱,根據引文所述之相關情境,描述自己罹癌與治療過程的心路歷程,撰文時應特別留意在這段醫病關係中的三個重點,首先是實驗性療程的目的是「研究成功」還是「治癒病患」,其次則是患者簽署放棄急救聲明之心境,最後是實習醫生是否因在校時期被老師打不及格而有所怨懟。

 

【評分標準】

等第/分數

作答情形

A+(22-25分)

能具體發揮想像進行換位思考,並完整涵蓋醫病關係、生命價值之探討,並且文辭流暢者,可獲得滿級分。

A(18-21分)

能符合題意,以病患第一人稱,就引文情節進行自白,並闡述醫病關係與生命價值,且文辭通順者,可獲得高級分。

B+(14-17分)

大致能從引文生發聯想,並運用第一人稱敘述相關情節,且概略討論醫病關係與生命價值,辭能達意卻偶有疏漏者,可獲中高級分。

B(10-13分)

撰文符合引文情境,且略述醫病關係或生命價值,用字遣詞偶有疏漏或錯誤者,可獲中級分。

C+(6-9分)

撰文大致符合題意,惟內容欠缺對相關角色之聯想,結構未完整,用詞過於口語者,可獲中低級分。

C(1-5分)

撰文結構零散,雖大致可見與引文之關聯,然用詞錯漏,語焉不詳者,可獲低級分。

0

純粹抄錄引導或引文,或完全空白者,得0級分。

 

【學生佳作】

竹東高中 盧○均

  「死亡,你不必驕狂,雖然人們稱你為強大而且可怕,但你不是那樣,在短暫的睡眠之後,人們永遠甦醒,死亡就不再了,死亡,你定要死。」我已經記不起這是哪裡看到的詩了,從發現到現在短短半年,我的腦癌似乎已經進入第三期了,昨天陳醫師告訴我會有一個新的實習醫生來協助我進行上次談好的新療程,但我很質疑這一切還有意義嗎?

  在這一段重病而無力的日子裡,我反思了自己的人生,並且簽署了放棄急救聲明書,只不過在家人的期待下,配合醫院進行新療法的實驗,如今躺在這張病床上,其實更希望自己能有機會躺在家中那張溫暖的雙人床上離世,到底人死後會怎樣呢?是上天堂還是回歸虛無?光想想就感到害怕,那虛無縹緲、未知的怕。

  早上那實習醫生來了,我一眼就認出那是自己教過的學生,成績還不錯,但是在我的文學課作業繳交不理想,那時給了他甚麼分數呢?我也不記得了。醫師以不帶感情的笑容詢問我的狀況,霎那間有種嘲諷的感覺,當初的評分者如今淪為白老鼠般的實驗品了嗎?癌末的我,該如何面對這最後一段旅程?

  睡不著,明明昏昏沉沉卻總是無法入眠,滾燙的淚水不斷從我毫無血色的臉頰滑落,估計任何人到了我這個階段也只能鬱悶無助吧!只能在珍愛的家人面前故作堅強吧!明天是否會在這張床上醒來?我不知道,或許,在短暫的睡眠後,死亡,定要死去!

【評語】
  能充分掌握引文中的情節,設身處地感受當事人的想法與心情,寫出臨終患者的感受,並藉由白老鼠的譬喻與對比,突顯醫病關係不對等的議題,以引文中的詩句貫串首尾,堪稱佳作。

 

竹東高中 黃○芃

  在這一刻,我才知道生命即將終結的無助。自從得知罹患腦癌,我的心情猶如從天堂跌落地獄,身為國立高中教師的我,一度以為自己擁有了全世界,如今只不過如同砧板上一塊任人宰割的肉。

  在住院期間,主治醫生說有一種新療程,建議我嘗試看看,我如同溺水之人般,也只能接受這塊浮木。醫生隨即介紹一位年輕醫生,由他來負責後續的療程進行。看著年輕醫生熟悉的臉,我也沒想這麼多,總之死馬當活馬醫吧!年輕醫生每天到病房為我施打藥劑,檢測癌細胞的狀況,雖然保持笑容,但總感覺到一種莫名的距離感。在某次療程結束後,身心俱疲的我低聲地問他:「當你的病人憂鬱沮喪時,你會怎麼辦?」頭腦昏沉的我沒聽清楚他的回答,或許,他只想告訴我他的身分是腫瘤科醫師不是身心科醫師吧!

  我並不害怕死亡,人有生就有死,只是,對於突如其來的死亡,感到無助與遺憾罷了,想做的事還有好多,所剩的時間卻少得可憐,肉體也只能困在這白色巨塔中。看著醫護忙進忙出,自己的身體卻仍然每況愈下,我突然了解了,他們的目的不在醫好我,而是想證明這個療程能有效消滅癌細胞,只不過,消滅癌細胞的同時,我的生命同樣走向消滅了。

【評語】
  從罹癌的心情下筆,循著引文的情節逐步推敲出該情境中的矛盾與困厄,以及面對死亡的態度等,行文流暢,且設計以「非本科專業」的回答取代引文中的「成績不及格」,一方面強調臨終患者的意識不清,同時迴避了更難處理的醫病關係,雖有取巧仍不失創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