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學天地自學天地

【點閱數:616】

民國—黃春明—屋頂上的番茄樹—命運天註定?

導覽

黃春明〈屋頂上的番茄樹〉寫道:「世界上,沒有一顆種子,有權選擇自己的土地。同樣地,也沒有一個人,有權選擇自己的膚色。」而俄國文豪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開場白寫到:「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文學家以悲天憫人的情懷,用手中的筆,引領我們思考人生,思索每個生命面對的問題。人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及成長環境,但如何活得有意義及成為甚麼樣子的人,也許文學作品能提供一個方向,讓人們可以找到掌握在自己手裡方法。

內容

※請參看以下兩篇文章後回答問題:

甲、

扭蛋父母

  2021年,日本興起流行語「父母扭蛋論(親ガチャ)」。這是日本年輕人的用語,描述自己,再怎麼努力都很難翻身的現象。中國這幾年來,也有類似的「躺平主義」,都是在現實環境下,放棄競爭,放棄自我的代名詞。

  日本年輕人流行「父母扭蛋論」一詞,又稱為「轉蛋論」,意指人生就像扭蛋一樣,無法自己決定要出生在哪種家庭。有些人拿到高級的「扭蛋」,父母薪水高、成就高,小孩一出生就可以少奮鬥數十年,從此人生一帆風順;相反地,拿到較差「扭蛋」的人,出生在貧困的家庭,需要更努力才能有所成就。

  「父母扭蛋」一詞讓年輕人將過錯推給父母,例如自己無法考上理想學校、取得理想工作,都是因為出生在貧困的家庭,無法獲得資源。不過筑波大學教授土井隆義也解釋,「轉蛋論」的出現,反映了日本階級越來越固化,年輕人再努力都難以翻身的現狀,因此許多年輕人開始「放棄努力」。

(改寫自〈網路溫度計〉翁筠茜2021/9/22 文章)

 

乙、

搗糖糕

  做年糕,我家鄉稱為「搗糖糕」。米粉在蒸籠中蒸透以後,加紅糖在石臼里搗得糖色均勻,並有了彈性,然後用長方雕花模型壓成一條條朝笏似的長年糕,一排排疊得高高的,以備正月里送禮請客之需。

  「富貴年糕」是專門給叫花子①的。從初一到初五,叫花子全家出動,背上背一個,懷裡抱一個,手上再牽一個,成群結隊而至。前門討了,轉到後門又來討。一年到頭是這幾張熟面孔,阿榮伯②都認得,我也有好多認得。他們滿口的「大老爺、太太、大小姐,加福加壽,多子多孫,一錢不落虛空地,明里去了暗裡來,高升點,年糕多給一塊,高升點」,就跟唱流水板③似的。阿榮伯想不重給也不好意思。阿榮伯最後總是高興地說:「這是老爺太太積德。」那些年富力壯的男女,五官完整,卻是一代傳一代地以乞討為常業,這種惡習,不能不說是村子裡樂善好施的大戶人家所養成。在當時好心的母親是相信善有善報,在父親來說是中年人心靈上的一點補償。我呢,只覺得做叫花多麼自由自在,多麼好玩,起碼不必讀書了。如今想起那些被背在背上日曬風吹的嬰兒,和光著腳板整天東奔西跑,和我差不多年齡的孩子,他們何以被註定當叫花。鄉民們有這種善心,為什麼不捐錢辦鄉村小學,辦收容所呢?

(節錄自琦君《三更有夢書當枕》)

註:①舊時乞丐的別稱。②琦君老家的老長工,跟琦君感情很好。③節拍是有板無眼的一拍子。

 

問題一;

  在〈扭蛋父母〉一文中提到,年輕人將自己的過錯及失敗推給沒有好父母。但有大學教授提出不同的看法,他所提出的觀察為何?(文長100字以內。)

參考答案:筑波大學教授土井隆義也說明,「轉蛋論」反映了日本階級越來越固化,年輕人再努力仍難翻身,因此許多年輕人才會「放棄努力」。

 

問題二;

  甲、乙二文都提到「註定」這個關鍵詞。台語有一句俗諺:「落土時八字命。」意思是人一生下來,命運就已經註定好了。然而經由教育、積極努力,人是否仍然無法抗衡命運呢?請就「人一生下來,命運便註定了」這個論點,在「同意」或「不同意」的立場擇一說明,並抒發自己的想法。(文長350-400字)

 

教學設計由新北市石碇高中  陳秀如老師提供

TOP